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网 > 时尚

和谐天使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5:39
在苏北地区有一古城,城的南端有七节满是青松翠柏绵延起伏的山脉,宛如一条龙静静地卧在烟波浩淼的仙草湖边,乾隆下江南,数次路过、流连忘返,在山的绝顶千佛寺留下了:“龙卧清泉,鸿运长传”的碑文。
正乃是乾隆的金口玉言,从此古城没有了贪官污吏,知府衙门里的大人大都官运亨通,升迁不断。最为可喜的是至今祥云不散,不断有政府官员升迁,不是去省里赴任,就是去京城做官。
最近一段时间,有位企改委的领导许久没在地方电视新闻上露面,听说是生病了!于是不断有风水先生带着现代化的测量仪器出现在山的南端或湖的对岸,他们指指点点,时而深思,时而感叹!一致认为,依山而建的别墅破坏了龙脉,使龙体不能舒展,神韵受到阻滞,无法畅传。虽无大碍,但古城小灾小难会不断出现。
钢铁集团董事长薛林得白血病的消息,象春天里的一声炸雷显得十分的突兀、在城北,京杭大运河边18里厂区上空回荡。这位来自东北牡丹江深山老林,离威虎山80华里二道河子村的大汉,被繁重的工作压垮了抑或是得不到龙的传神原因,瘫倒在医院的病床上。风水先生话得到了验证。
薛林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毕业于哈工大材料学专业。少年时代的他跟随父亲辗转于深山老林打猎,采药,放假时带着干粮,睡袋进入密林深处狩猎,直到满载而归。与动物的周旋使得他从小头脑灵活,动作敏捷,象豹子一样敏锐的嗅觉,使得他学习,工作乃至现在在商海上的搏击沉浮受益匪浅。薛林不是大山深处的苦孩子,勤劳智慧的父亲在家中囤积珍奇的山货,使他顺利完成学业走出大山。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古城钢铁厂技术科当了一名技术员。那时的设备技术只能生产铁锭,不能生产任何型号的刚材,焦炉炼出的焦炭反到成了抢手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邻省发大水,来了一批逃荒者,他们在运河边安营扎寨,于是此地有“丐庄”之称,当时钢铁厂大部分厂区没围墙,铁丝网也残缺不全,被人戏称为丐庄铁厂。
一起来的几位同学相继去了上海、广州,也有出国深造的,但是薛林站在运河边望着浩然东去潺潺流水,认为这里正是他展示才华的风水宝地。狩猎的经验告诉他:“野猪会来的,狍子也会来的!”六年后薛林升为钢铁厂生产厂长。
薛林通过各种关系网络人材,经过老师同学的帮忙,招来了8名技术人员号称八大金刚,不到三年的时间就生产出好几种特种钢,推向市场,钢厂扭亏为赢。如今,十年过去二十余种特种钢享誉国际市场,有的产品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国际上一些贸易商,以色列、巴西等国一些军火制造商,纷至沓来,洽谈业务,销售部大楼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总经理历任福骄傲的说:“和其它同规模钢厂比我们产值不高效益最好!”
如今,丐庄的平房破棚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拔地而起的十几栋高楼,这背靠运河南望龙山的大厦入住的有百分之七十都是钢厂的职工,高昂的房价未能使他们望而却步,效益好了收入高了都争相购买。薛林站在18楼的办公室向西眺望:看到厂区现代化的生产线,看到雄伟漂亮的建筑内安居乐业的职工心里感到十分骄傲和满足;只是向东看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心里就不舒服了,甚至有些酸溜溜的。大约不到一公里处,是一些低矮的旧楼和平房,被称为“第三世界”那是原来是老厂的服务区,修造厂、气体厂、水厂,车队、职工医院,托儿所等十几家服务部门都在那里。八年前总厂把他们大约两千多名职工划归“三产”,与总厂割离改制。由于过于匆忙,职工都没有进行身份置换,或许是在没有充足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先天不足的原因至今没有发展起来。好多三十多年工龄的内退工人工资每月只有五六百元,在岗的不过千把元,欠缴养老保险公积金,没给工人办医保的单位占一半以上。近两年厂里给了他们这些公司好多业务,不知什么原因仍没有起色。效益明显好了,工人却没得到实惠。庙破却出富方丈,有好几家改制单位的头儿买了价值200多万的南山别墅。想到这薛林心里就觉得有些腻歪。
他想对这些单位进行整治,可是他们董事长,董事会公司法人样样齐全,他们现在属哪里管,没人说的清。由于没有了监管,头儿大都成了土皇帝,唉,放任几年几乎都成了烈马!要想驾驭他们就得给他们“断奶”,掐断厂里给他们的业务。如不就范就接收他们的职工,要想整治办法确实也太多了,他想最近就开始下手“摆活,摆活”。心里稍许有了些安慰。
看到薛董站在窗前沉思,历总半开玩笑地说:“薛董你就别操这些心了!你已是市里的后备干部,就专心等着赴任吧,改革吗,就要牺牲部分人的利益,世界上没有一种动物抓来猎物会平均分配的,世上每天吃肉的喝汤的人各占一半,联合国秘书长也无可奈何,爱莫能助!”。
薛董这两天回家很晚,他要抓紧时间在调离之前实现他将古城钢铁公司,变为世界花园式的,一流钢铁企业。这是他多年的夙愿。要实现这个宏伟蓝图,就要实行重组,对改制单位进行控股,他测算了一下进行新的布局后,最多两年这些单位每年可为总厂创造1亿元的利润,工人年平均收入可达5万元。心里有了底,他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表刚夜里十一点,他想要尽快召开党政联席会议通报这个信息,想让历总早做安排,犹豫一下还是拨通了历总的手机,忽然,他觉得全身骨头异样的痛疼,只觉得天旋地转,接着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无人应答的电话只传来粗粗的喘气声还伴着沙沙地声响,历总觉得这不是开玩笑,立即给值班的办公室主任 打电话,让他赶快去薛董办公室看看是怎么回事!?
二十多年前,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在中国热播。剧中女主角幸子那羸弱的身体,虽然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有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想往;有着无微不至父爱的包裹;有着美好爱情的庇护,仍然没能躲过死神的魔掌。幸子渴望活下去的那纯洁目光,她父亲大岛茂满脸凄苦,无可奈何地模样。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多人认为得了血癌就意味着死亡。
二十多年过去了,医学发展日新月异,专家们将血液病中的张牙舞爪的癌细胞图形分为好几个类别,并一一罗列开来,象商品一样,展示在橱窗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如:白血病有F型,T型,有再障,缺铁型等;在淋巴癌、骨髓瘤里面,又分出“孤单型”、“冒烟型”等等。一种病有多种治疗方案供患者选择。F型可以做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其它型可做异体移植、什么“孤单型”的可以治愈,“冒烟型”化疗几次就能好,还有靶向治疗,温泉疗、泥疗,食疗等等。人们除了被高昂的治疗费用压得喘不过气,束手无策,有的放弃治疗外。对癌细胞人们已经不那么惧怕了!人们欣喜地看到施虐人体的癌细胞也有被“靶向”瞄准、遭到一枪毙命噩运的一天。更有医生鼓励患者,新药不断出现再坚持几年吃个“糖丸”就好了。
在吃“糖丸”治病的年代到来之前,薛董迫切需要的是异体的造血干细胞移植。
经过国内知名专家会诊后,主治医师赵主任告诉薛林的妻子白颖:“经过三个疗程的化疗,目前薛董骨穿,血常规等各项检验指标趋于正常,再经过三次化疗,就到了干细胞移植的最佳时机,也就是说,在三个月之内要找到合适配型造血干细胞,如一切顺利,经过一年多的排斥期后,薛董将会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同胞兄妹配型成功率是四分之一;母子、母女全相和能配上10个点的那是少之又少;父子,父女机率更低 ”。
白颖是市爱华一中的物理教师,独子薛坤在这所省重点中学读高三。
一缕阳光透过赵主任办公室的雪青色窗帘,映照在白颖的脸庞上,她的脸白里透红,并没有因为在家里的静夜中流失了过多的泪水,显得黑瘦而憔悴,现在看上去神态平静而坚定。她看了一眼历总说:“薛董就有一个妹妹是当地林业局的书记,她带着两个堂妹下周一飞来古城配型,薛坤的爷爷心痛孙子想让他在其他人配不上的情况下最后再做。”
历总看着赵主任又瞅了一眼白颖笑了:“薛坤才17岁还在发育阶段,就安心上学吧,我能让小将上阵吗?!我还未动员目前单位就有 0多名干部职工要来配型,我让他们到工会刘主席那去登记,等等再说。前天关于‘配型’的事一切安排就绪,正在实施中,说不定一会就有佳音传来。”历总头微微昂起,显得很自信,他说:“他姐姐在省卫生厅工作,国内和台湾的骨髓库由她负责联系查询,她女儿是东大医学部的,现在美国进修,她负责在那查询;办公室主任 和销售部部长牟剑负责和以色列的商务好友巴迪克,巴西的法尼奥联系,相关资料前天发过传真。美国、中东和美洲由于种族基因的差异配型很难,只是抱着有枣无枣打一杆试试看,了解其它治疗信息为主;加拿大和和澳大利亚新加坡华人聚居多的地方能帮上忙的朋友正在联系中,必要时我亲自去。我把网撒大些,还能逮不到‘小金鱼’吗,野参难觅,薛董家不就挖到过好几棵吗!以我们的关系和实力找到最佳配型的造血干细胞问题不大。”说完三人一起笑了起来。
历总的祖上有人在清朝时期做过住葡萄牙公使,专门负责对葡萄牙的商品出口,一直到民国时期亲友大都以经商为主。成为古城最富足的大家族。日本人侵略中国那年,他们逃难到了西安,家族中十几位热血青年每天对国家前途进行热烈地争论,对如何救国的问题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终产生分化,青年人有一半去了延安,一半去了重庆。受到过良好教育的条件,使他们一帆风顺,前程似锦,他们去延安和重庆的大多数人都当了官。
由于历史的原因,历总高中毕业没能上大学,被分到钢铁厂焦化车间当上了一名调度。一起来的同学大都被分配去干装卸,搬运等苦脏累的工作。历总的父亲是古城财政局长,虽然那是计划经济年代,有关系企业贷款那就方便多了。因此,好的家庭背景就像和煦的阳光、肥沃的土地滋养着小苗茁壮成长,历总勤奋好学从唐诗、宋词中汲取的养分使得他思维敏捷、心胸开阔。干事从不拖泥带水,干脆、麻利快是他一大特点,他从调度员,分厂厂长、销售部长,一直到被薛董任命为总经理真可谓一帆风顺。
历总很钦佩薛董文武兼备儒雅不失刚毅的气质,他那“静若书生,动若猛虎。”的工作作风在国企的厂长经理中是不多见的。
薛董呢欣赏历总对生产的指挥协调能力,他就是心目中能:“上马杀恶胡,下马草军书。”的不可多得的将才。
六年前,薛董上任第二天就提他为总经理,他俩配合默契,使钢厂进入高速的发展时代。半年过去,财务部提供的报表显示上半年盈利 6万元,财务部长说;“6月18号新投产的生产线设备折旧费用是可以不分摊进入上半年的费用的。如果那样计算利润可达100多万。”那天闷热难耐,空中乌云密布,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历总在办公室正在考虑处理一件棘手的事,原来:当地有一地痞名叫武三的把持控制运河码头装卸运输的活,钢厂基建维修用得沙子水泥也由他供应七八年了,下水道的疏通清淤也让他包了。昨天下午他找基建科结算炭库的下水道疏通费用时,基建科长嫌他清理不彻底要他返工,他不愿意,最后产生口诀结果他连基建科长的鼻子打破了。事情虽小,但是与现在正在实施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是格格不入的,这儿不是菜市场,薛董是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现象的!历总觉得报案交派出所处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他要把这块“粘胶”永远剔除掉,权衡利弊、他决定亲自处理。可能是刚看到的报表显示盈利使他太兴奋了,只觉得浑身发热、手头发痒,他决定会会这个“刺头”,将刺一扫光。想到这他“嗤”地一声笑了,他拿起电话让基建科长通知武三下午四点在二楼小会议室见面。
历总半躺在丝竹蓝的藤椅上燃起了一支烟,望着袅袅升腾的烟雾,他想钢厂多年来的亏损局面被彻底扭转了,随着新型号产品进入市场,第四季度效益将会非常明显的显现出来,如果再把吸附在钢厂的“盆盆”,“罐罐”甩掉砸烂,就会杜绝跑,冒、滴、漏现象。现在上面文件又提倡企业改革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如果把“三产”割离改制,甩掉一个大包袱,那么钢厂的发展速度,将会象脱缰的烈马一样,你拦也拦不住。想到这历总的腿摇晃了一下,将一大口烟猛吐出去,起身向薛董办公室走去。
那时薛董的办公室在老办公楼的三楼,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给苏联专家专门建的橘红色四层小洋楼。没有空调,一台老旧的吊扇在“吱,吱”响着。薛董站在窗前一手叉腰一手拿着报表朝着脸轻轻地煽动,正在思考着什么。见历总进来,马上招呼他坐下。两人相视一笑,薛董半认真地说:“你看咱们今年利润能过千万吗?”。
“哎呀,我们刚逮个‘羊’,再逮个‘牛’可就要费点劲了,那牛可是个大蛮牛呀!”历总说着神态变得严肃起来,他接着说:“现在要做的是,对所有为钢厂服务的业务单位进行梳理,对想承揽钢厂相关业务的,挑选有资质的单位以招标的形式进行,达到降本增效;成立外贸部,立即开始对人员进行培训,以便十月份新产品大批生产后马上推向国际市场;利用政策尽快对三产等经营服务部门进行改制 ”一阵带有哨音的风急促地拍打着窗户,硕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噼、啪”作响、天色变得十分昏暗。

共 18119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有深度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小说,文笔流畅,语言厚实,情节复杂,人物关系繁缛,主题明确,不可多得!但是,小编觉得,把主题(也是题目)定位为和谐天使(即是齐红),无可厚非,但是作者在作品的整体把握上值得商榷,作者想把每个细节都交代好,就多少有些流于“太仔细”了,仿佛仇英的山水,美则美矣,但和水墨山水相比,就显得“满”了。其实,每个人物的故事都可以独立成篇,为什么非要挤在一起呢?搞个系列短篇(互相联系又彼此独立)岂不更容易发挥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和社会阅历,以及悲天悯人和关注民生的一颗拳拳之心?小编说得有些多,其实还是很喜欢这篇小说的。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912020 】
1 楼 文友: 2009-12-01 20:0 :16 推荐精品!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便利妥哪种纸尿裤实惠好用
宝宝上火的症状有哪些
小孩口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