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网 > 体育

各候选人都喊穷省着钱打选战

发布时间:2019-11-30 12:47:22

各候选人都喊穷 省着钱打选战

台海11月28日讯 台北市长选情冷,但钱还是照烧,不过和以往相较,台北街头这次已少看到候选人的旗帜与大型海报广告牌;每位候选人都说自己穷,所以只能省着点打选战。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少了庞大党产挹注的国民党籍候选人郝龙斌,并未随便接受企业界大面额捐款,但选情冷,连带影响小额捐款,即使有也是有一搭没一搭。郝总部人士举例,总部前设有咖啡座,有点属义卖性质,但经济不景气到每个来喝咖啡的人,掏出一百元喝咖啡,还要找回六十五元(新台币,下同)。所以郝阵营能省则省,一个钱当两个钱用。

郝龙斌在竞选初期就已表明,所有竞选活动不插旗帜,也不使用大型广告牌,所有的竞选帽子与背心也都回收再利用,这部分就可以省下为数不少的金额,但是该有的文宣广告还是不能少。竞选办公室主任吴秀光表示,整个选举过程至今,电视CF广告只有三支,分别是整治淡水河政见、海泳展现健康以及击鼓强调泛蓝正统,其中海泳篇还是党内初选没有用,后来拿来用的。这三支秒数都非常短,看似密集,其实与其它候选人相较已很寒酸。

民进党谢长廷也是拚命省钱,总干事萧裕珍坦言,目前的大环境对民进党不利,所以严格要求所有总部同仁要厉行节约,注重环保,纸类、保特瓶都回收。

谢长廷也没有做大型旗帜,仅有支持者提供小旗帜约五万支,议员造势场合会出现谢长廷背心与旗帜,都是由议员准备。

在竞选广告部分,谢长廷推出了三支电视广告,以及陆续出炉的十二个行政区的平面文宣。此外,谢长廷也善用络营销,以部落格与友互动,省下不少钱。

宋楚瑜不设竞选总部,但为了召开会方便,在复兴南路设有一办公室,该办公室原本是尚未完工的工地,宋楚瑜朋友得知宋要找办公室,免费先借给他。

至于代步的行动办公室,也是透过亲民党议员李新介绍,一天的出租费约五千元,宋楚瑜算一算租二个月,也不过数十万元而已。

宋阵营以分类广告取代半版广告,一天开销两千元,登两天还送一天。最后两周以夹报方式派发政策白皮书,预算则控制在两百万元以内。

岛内经济景况还在过冬,政治环境又笼罩反贪腐的氛围,朝野两大党的高雄市长候选人都面临金援不足,还没当选市长先学习当“省长”,一切竞选开销皆精打细算。

三位主要政党候选人纷纷喊穷,陈菊阵营有着民进党执政优势,但民调却不如预期,对募款当然造成影响。陈菊办公室主任洪智坤说,没有钱就省着花,文宣发得少,烧钱最凶的电视广告更是精打细算,调查确定某两家电视台在高雄市收视率颇佳,电视广告就锁定这两家播放。

虽然陈菊阵营经费花的精明,但拥有执政资源的优势却还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市府一系列平面、电视、电台广告可说是陆海空全面出击,连礼赞高雄的音乐会都跑到台北国家音乐厅举办。一则则广告不谈选举只谈市政建设成果,对照着陈菊的‘高雄好棒、陈菊接棒“口号,意为何来不言可喻。

四年前与谢长廷对决时,黄俊英曾抵押房子贷款参选落败。但今年因双方实力相当,他的募款效果比四年前要好一些,其中小额捐款热情至今不退。但他仍立下不举债选举为最高原则,竞选总部依然是一切从简。

台联罗志明则更简单,“立委”服务处当竞选总部,文宣发得少,直接以宣传车深入大街小巷放送李登辉录音,把握每次电视辩论会增加曝光机会。

这场市长大选究竟要花多少?一位曾担任选举操盘手的“立委”指出,电视广告、夹报文宣再加上日常的开销,还有未来十几天的冲刺,预估五千万元跑不掉。但内行的政坛人士预估,恐怕还要再乘以三。

钱花的再省,选战还是要打,传统战法加上时下流行的络成为选战主战场之一。由婆婆妈妈组成的耳语部队,依着教战守则,深入菜市场、公园、老人聚集处,进行一波波耳语消毒,也兼具搜集对手情报角色。

由青年学生组成的军更是全力抢攻e世代选票,军参与页规画设计外,到各大学BBS站上留言,引发话题,透过讨论争取青年学生选票。(千寻虹)

网红
北京美食网
都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