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网 > 历史

上大学是一句话的事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6:01
老顺原本在机械厂工作,一场事故伤身体,作了病退处理。妻子没有工作,本来日子就过得还行,这一来就难了。大下放那年,人家不愿意下去,老顺却高兴,在乡下,最起码一家子能有活可干,而且,农村开销省,不像城里什么都得钱。
那地方不错,算是鱼米之乡。夫妻俩带着儿女,日出而作日入而歇,倒也很是满足。老顺原是厂技术员,生产队里的农机有什么故障,他都可以应付得了。队里上上下下因之都很看重老顺,惟有大队支书看他不顺眼。
有知情的人告诉老顺,千错万错只错在“知识”二字上,老顺的才能碍着了支书的威望。老顺却不在意,就像当地乡亲说的那样,反正自己是做做吃吃,怕什么。
老顺的女儿小彩22岁。下放那年,小彩正读高一,后来又上了一年半农中。受父亲影响,小彩从小肯学肯钻,毕业后,白天劳动,晚上照样读书做作业。人家问她为了什么,她只笑笑,喜欢。
突然传来大学招生的消息,村里的人都为小彩高兴,以为只有她才有资格。那时实行的是“推荐与选拔相结合”,先由当地单位推荐,然后考试择优录取。这下父女俩可犯了愁,对考试小彩有的是信心,可推荐就难说了。支书能同意吗?
当然不能同意!支书放出空气说,老顺是漏网右派,我们的大学能让右派分子的后代去占领吗?
老顺蔫了。反右那阵子,他确实受到过批判,结果虽没戴帽,却留了个“右派边缘”的污点。老顺一向谨小慎微,到了农村后,也是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劳动,自觉是一身轻松,谁知支书会这样“抛档案”。
就在大家以为山穷水尽之际,忽而峰回路转,支书突然发病住院,大队日常工作由副支书代理主持。这位副书记平日与老顺可谓是“横横田塍直直过”,没什么交往。不过,有一点很受人注目,那便是正副书记一向意见不和,有几回甚至还险些酿成械斗。
老顺思考了一宿,最后决定亲自出马。他找到了副支书,开门见山把事情一说,最后加上一句,这事本不该求你的,怕让你为难,支书他说我是右派,可我……
副支书把眼一瞪,右派咋了?右派又不是四类分子!再说了,小彩是个好姑娘,谁不知道她读书好,书不让读书好的人读,成什么了?
末了,副支书咬牙切齿地说,小彩读大学的事你就放心吧,就一句话的事!

共 8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革期间,都是有基层推荐上大学的,支书这一关最关键,我就深受其害。梅芷老师的作品生动形像再现了当时的情景。祝福小彩了!欣赏佳作。【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1-16 19:08: 4 问候梅芷老师,期盼新作!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漏尿用什么纸尿裤好
小儿流鼻血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