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网 > 历史

至尊透视眼 第542章 心绪不宁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0:18

至尊透视眼 第542章 心绪不宁

睡梦中的苏哲猛得睁开眼弹起来。

巨大的动作幅度惊吓到叶梓晴,连忙打开床头灯。看到苏哲满头大汗,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苏哲喘着气,脑海里想记得很多东西,却发现一片空白。

叶梓晴从未见过苏哲这个样子,紧张得快要哭起来。

“做恶梦了?”叶梓晴抽出纸张替苏哲擦掉额头的汗水。这么冷的冬天,冒出这么大的汗,如果不是梦里受到很大的惊吓,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苏哲顺了下情绪,伸手摸着叶梓晴紧张的脸,低头亲一口说道:“不用担心,只是做恶梦。”

如果苏哲没记错,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做着相同的梦。

没有人烟的街上,听到很多脚步声,一只白色的狐狸窜出来。后面有很多人在追赶,苏哲就站在路中间。突然那只白色的狐狸跳到他身上,没等到反击过来,狐狸忽然间张开盆血大口直接把他整个脑袋吞下去。

苏哲能够清晰的听到脑袋与脖子脱裂的骨头折断声,然后他看到头被狐狸咬断后甩到一边,可是他却没有断气,仍然有知觉看着狐狸消失进入他的身体,直接往前奔跑。

等到追赶的人过来,苏哲的头在街中间看到有一个人跑出来,只是他看清楚后,却发现跑出来的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那人跑过来,看到他的头挡在路中间,一脚踢到一处玻璃门上。苏哲这时候看到自己的脸,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变成吴用。

被这么一吓,就从梦中醒了过来。

“怎么会突然做恶梦?”

叶梓晴轻轻拍着苏哲的后背,安抚他惊讶的情绪。叶梓晴是这阵子与苏哲公开关系后,那段日子他在这边与他一起睡的次数比较多,不知他以前会不会做恶梦。可是他此刻的样子,脸色苍白,眼睛带着余慌,这种情况,之前在他身上从未见过。

叶梓晴很想问苏哲到底做什么恶梦,又怕勾起他梦中不好的回忆,忍不住没问。

好一会,苏哲才让心情平复下来,拥着叶梓晴躺下说道:“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叶梓晴身体往苏哲身上蹭过去,像个章鱼一样把他粘紧。身上没穿衣服

,希望靠近一点,让自己的身体去安抚他的惊慌。

苏哲感受得到叶梓晴的意思,将她搂紧。没有再说话,这一刻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苏哲脑海里挥之不去是被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那个人踢掉脑袋,最后发现是吴用的面相那一幕。稻长一段时间没有做恶梦,但像这一次让自己感到如此可怕还是第一次。

躺在床上,搂着叶梓晴,佳人在怀,苏哲却始终无法睡着。心里总是堵得很,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

几分钟后,苏哲放开叶梓晴,在她额头亲一下坐起来说道:“你先睡,我出去打个。”

叶梓晴跟着坐起来,将衣服递给苏哲,这个时候她不能分担,但不能去打扰。

苏哲拿着走出去后,轻声关好房门。叶梓晴按了下床头桌子上的闹钟,这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苏哲准备给谁打?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苏哲今晚过来那么晚,而且连苏羽澄都不知道,刚才又做恶梦。联想这些日子他一些奇怪的举动,叶梓晴觉得有一些大事情,苏哲不想让她们知道。

今晚他过来前,应该是发生一点事。

不管怎样,苏哲出去打,叶梓晴一个人在房间也睡不着,起来披着衣服走出去。

苏哲在楼下,叶梓晴坐在楼梯阶口处,看着他拿着在走来走去,一副心绪不宁的样子。想下去,犹豫一会,叶梓晴没去打扰,转身进入女儿的房间。

苏哲不断拨打着吴用的,能够打通,可是却没人接。他们晚上刚分开,吴用不可能临时临急接到命令要出任务。

已经连续打了五个,始终没人接,这完全不像是吴用的作风。就算真的出任务,几乎是关机,根本打不通。能够打通没人接,这才是让苏哲担心的。

打到第七个,苏哲开始坐不住。

见到叶梓晴从悦悦房间出来,招招手示意她下来。

“怎么了?”

“我要出去一趟。”

“这么晚?”刚才看过时间是凌晨四点,这个点天还没亮,又是冬天,苏哲出去干什么。没等她开口,便听到苏哲说道:“有些事等我回来再跟你详细说,不要担心。我只是开车出去一趟,确认后我就回来。”

叶梓晴跟着苏哲上楼,看见到快速的穿好衣服,接过钥匙又下去。

苏损在叶梓晴的唇上亲一下:“在家里等我,我大概五点多会回来。如果睡不着,那么在房间等我。”

出门后,苏哲开车前往晚上出事故的地方。

这个点,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暗下来。有些路段有路灯,没让街上显得太恐怖。至于那些没路灯的地方,又没有车子行驶,如果有行人在走动,确认有点心慌。

车子开出去一会,苏哲才注意到,路上一片雪白,不知在什么时候,下过一场大雪。

在车灯照耀下,看到还有雪白的东西飘落下来,雪还没停下,不过已经没那么大了。

刚下过大雪,路上有点滑,车子不好行驶。苏哲这时候急着要赶去桥那边,并没有因为道路滑而放慢速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打通没人接会选择去那边,只是一些不好的预兆,不断的侵袭过来,让他变得不淡定。

快到桥那边时,以为快要停的大雪,突然间加大。鹅毛般的雪花,来势汹汹。越往前,积雪越多,车子越来越难以前行。

在看到大桥就在对面时,苏哲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将车子丢到路边,翻过马路跑过去。

时间快接近五点,冬天的五点比不上夏天,周围一片黑。苏哲开启夜视眼,桥上的景物映入眼前。由于大雪下得太汹,这时候桥上已经让白雪覆盖。

在苏哲的印象当中,像这么大的雪,昆城下得极少。如果这雪再持续这样下,等天早上都没停,恐怕行人出门不方便,这里就会堵成一块。

出门前苏哲只是穿着简单的布鞋,这时候踩在雪中,鞋子蔓下去,脚下冰冻不已。只是顾不上那么多,艰难的跑到他车子撞到的护栏上。几个危险警示牌还在,不过周围的情况与他昨晚离开前一样,没任何变化。

苏哲往桥底望下去,河水本来就不多,有一些没流淌的积水中,气温太低,已经结冰。车子掉下去砸到的那个地方还有几道清晰的痕迹。车子被掉上来时,损坏严重。如果人在里面,肯定是没能够活下来。

没有发现在任何不好的情况,苏哲应该安定下来才对,可是他心绪安定不下来,反而越觉得不安。坐在车子被撞的护栏上,苏哲看了一眼,突然在被撞的护栏一端看到一颗弹头。

弹头处于护栏的铁栅处,只差一点就掉到桥底。由于护栏上面的面积要大一点,弹头那个地方积分没能够覆盖住。苏哲走过去将弹头捡起来,看到上面有编号,眉头顿时就皱紧。他对这些弹头印象深刻,之前练枪时,吴用拿给他的就是这些有编号的子弹。

将弹头握紧在手,苏哲很快就分析出,在他离开后这里发生枪战,这颗弹头应该是吴用留下的。

苏哲越想越觉得不安,在那个时候还发生枪战,只有一个可能性――

耶稣、圣母、堕天使三人在他离开后回到现场。

苏哲紧紧握住双手,仿佛要将手掌给抓破。

他大意了!

当时以为圣母逃脱后,而且他打报警又与吴用聊了一会都过了快两个小时。当时又有那么多警察在,以为他们不敢乱来,早就离去。没想到他们居然胆大妄为,最后还折返回来。

“别出事。”

苏哲从桥头跑到另外一端,只是让大雪给覆盖,周围一片白茫茫,看不到什么。

搜寻无果,苏哲既担心吴用出去,又暗暗给自己安慰,没找到人,说明一切是安全的。找了一会,苏哲掏出继续拨打吴用的。

依然是能够打通,可是没人有接。

“铃铃......铃铃......”

有铃声传来,苏哲开始以为是拨过去的彩铃,听准一点发现铃声好像就是在周围响。苏哲重新拨了一遍,仔细聆听后发现铃声是从桥底下传上来的。

没有犹豫,苏哲立刻拿着从另外一边攀沿下去。

铃声越来越近,苏哲最后在河边一处石子堆里找到吴用的。正在疑惑吴用的为什么会掉在这里,苏哲看到顺着眼前过去有一滩血迹。

苏哲顺着血迹过去,不过只能看到一点,再往前就让雪给掩盖。

走到前面处于结冰的河面时,苏哲往上面看了一眼,手里的掉落到地下。

“啪”的一声,电池与机身分离。

到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坐车
沈阳脑康中医院地址在哪
去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坐车
沈阳脑康中医院具体地址
到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